马上报名
通用模板-列表

地图 网站首页  >  走进校园  >  教育新闻

走进校园 About School
电话
服务热线
0731-88909028

依托优秀传统文化涵养高职院校学生工匠精神研究

来源: 作者: 时间: 2017-07-24

为学生提供精神支撑,助力大国工匠的养成成为高职院校思想政治教育的时代命题。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7月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提出了“坚持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就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指出“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应积极探索运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涵养学生工匠精神的路径。


一、依托传统文化涵养工匠精神的学理探究


(一)工匠精神的当代解读


《考工记》载“知者创物,巧者述之守之,世谓之工。百工之事,皆圣人作也。”自古以来中国的能工巧匠们对手工业产品孜孜不倦地精心雕琢、悉心改良,本质上体现的是理论与实践结合的创新精神,不拘传统打破常规的创新思维。这是中国工匠的作风,也是优秀的思想文化资源。2016年3月李克强总理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及的“鼓励企业开展个性化定制、柔性化生产,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又将当代“工匠精神”引入了大众视线。广义上的工匠精神意指凝结在从业者身上的价值取向和行为追求,与价值观密切相关,可归属到职业精神范畴,是高职院校思想政治教育的重要内容。面对新的时代特点和实践要求,能够助力“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型的当代工匠,需要对产品求精、对职业敬畏的态度,更需要勤于更新知识、乐于开拓思维、善于更新技术的创新品质。


(二)涵养工匠精神的理论基础


马克思主义的文化观为探讨教育活动的文化本质提供了理论依据。虽然目前没有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直接论述文化相关概念的文献记录,但他们对文化的思考广泛地渗透于唯物辩证法原理、人的全面发展理论、社会历史理论中。文化具有客观实在性,“思想、观念、意识的生产最初是直接与人们的物质活动,与人们的物质交往,与现实生活的语言交织在一起的。”物质生产是文化活动的现实依据。同时文化对社会发展具有能动性,“物质的力量只能用物质的力量来摧毁,理论一经掌握群众,也会变成物质力量。”无论是文化的生成还是能动性的发挥,都统一于社会实践,“人的思维是否具有客观的真理性,这不是一个理论的问题,而是一个实践的问题。人应该在实践中证明自己思维的真理性,即自己思维的现实性和力量,自己思维的此岸性。关于离开实践的思维的现实性或非现实性的争论,是一个纯粹经院哲学的问题。”马克思主义的文化观,为我们从现实活动、社会、实践维度,建构了文化与人的关系。


习近平总书记的教育思想为探讨以优秀传统文化涵养工匠精神提供了理论借鉴。“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的基因,植根在中国人内心,潜移默化影响着中国人的思想方式和行为方式。”习近平多次强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优秀传统文化的内在联结,当代工匠所需的精神内核与优秀传统文化中蕴含的工匠精神一脉相承,在培育以敬业、求精、创新为核心的当代工匠精神时,更应善于发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能动性,增强教育内容的逻辑感召力,引导教育过程中主客体的情感流动,催化教育模式实践特色的彰显。对于高职院校来说,虽然工匠精神的培育应该是一个系统的工程,但优秀传统文化的涵养是教育活动重要且不可或缺的一环。


工匠精神的培育,蕴含了丰厚的文化资源,其实质是优秀文化精神的传递。教育者将敬业价值观与勇于创新的品质等社会发展对技能型从业者的要求内化为高职院校学生自觉的精神追求,传输的是文化的内容,体现的是“以文化人”的过程,与文化具有同质性。揭示工匠精神培育的文化属性,其深刻意义还在于这既是敬业观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取向培育的创新途径,也是新时期增强学生文化自信的内在要求。


二、工匠精神培育现状分析


(一)高职院校职业精神培育的成效


职业教育以服务发展、促进就业为导向,雇主的反馈与学生的就业是考量高职院校职业精神教育的重要指标。分析2010—2015年“麦可思大学毕业生社会需求与培养质量研究”中高职院校毕业生培养质量中期评价、用人单位评价、在校生跟踪评价、专业诊断等数据,得出了以下结论。


行业企业对高职毕业生的认可度逐年提升。近5年企业较注重的职业精神包括:职业道德、职业适应性、职业投入度,雇主对2014届高职院校毕业生的满意度为91.12%;半年后毕业生就业率为93.7%;半年后平均月收入3 312元,较2011届增长21.41%。民企和中小企业为吸纳高职毕业生就业的主体。2013—2015届毕业生在民营企业(分别为71%、67%、75%)和300人及以下规模的中小型用人单位(分别为60%、57%、60%)就业的比例均最高。高职学生的就业质量显著提高。2010—2013年高等职业院校毕业生毕业半年后的就业率呈增长态势,2013年开始稳定在91%左右。2010—2015年高职毕业生毕业半年后平均月收入增长趋势明显,2015年比2010年月收入提高59.1%。高职毕业生就业的专业相关度与满意度也是逐年稳中有升。


从数据分析中可见高职学生职业技能和职业素养的社会认可度逐年提升,这与院校加大职业精神培育密切相关;同时高职学生日益成为民企和中小企业的中坚力量,将肩负起推动这一类型企业转型升级和技术创新的职责。


(二)高职院校工匠精神培育存在的问题及成因


笔者采用问卷调查法,选取无锡职业技术学院、苏州工艺美术职业技术学院、南京工业职业技术学院、江苏建筑职业技术学院等江苏省内4所高职院校作为样本院校进行研究。这4所院校在性质上涉及了国家示范性高职、国家骨干高职、江苏省重点高职、普通高职,在地域上涵盖了苏南、苏中、苏北地区。调查中发放问卷400份,回收有效问卷387份。


通过对有效问卷的整理分析可见,自十八大后,随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的大力推进,高职院校更加重视以敬业观为中心的职业道德教育。但在教育过程中,也存在着不可忽视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以下方面。


1.教育内容时空逻辑断裂


对于工匠精神的教育内容,47%的学生感觉“理论性太强”,34%的学生认为“工业时代不需要工匠精神”,23%的学生认为“空洞乏味”,39%的学生认为“课程内容不实用”。可见教育内容的设置,在时间上没有讲清工匠精神传承的历史逻辑,将手工业时代的职业道德直接搬移到工业4.0时代,生硬的嫁接无法使学生信服,理论认知被动、流于表面。在空间上存在理想与现实的脱节,相对于社会责任,高职学生更关注个人价值的实现,现行的工匠精神教育对理论知识的解读多围绕知识点展开,忽略学生的现实诉求,以至于学生认为培育工匠精神对自身没有现实价值。


2.教育过程主客体互动割裂


对于工匠精神的教育过程,51%的学生认为“无法调动学生学习兴趣”,30%的学生认为“课堂上让学生参与不够”;学生“与教师课下交流”程度“每周至少一次”的占21%,“每月至少一次”的占24%,“每学期至少一次”的占29%,“没有交流”的占26%。在“工匠精神认知渠道”的调查设计上,问卷提供了9种渠道且为多选,选择1种渠道的占39%,选择2种渠道的占27%。可见课堂教学过程在知识流通向度上单一,停留在“我讲你听”的单行线维度,较少对话与交流,无法激发个性突出的95后的主观能动性,使得在情感传递向度上生硬。较少具象的体验式教学,使得高职学生在感性认识上脱节,情感认同偏低,且极少主动建立关于工匠精神的多元认知途径。


3.教育模式职业特色模糊


对于工匠精神的教育模式,“学校用什么模式进行工匠精神教育”一题,31%的学生选择“板书授课”,45%的学生选择“多媒体授课”,17%的学生选择“通过社会实践授课”,7%的学生选择慕课。55%的学生认为“体验和实践环节不够”。认为“开拓创新素养”有所提高的仅占36%。在涉及工匠精神“对目前的实习实训有正向影响吗?”与“是否是应对未来职业挑战的重要支撑”时,选择“意义不大”及“说不清”的均为50%以上。教育模式是教育理论实践化和教育实践理论化的中介,尤其对倾向“做中学”“学中做”的高职学生来说,实践尤其重要;同时工匠精神虽然属于意识形态范畴,但与普通的思想政治教育相比有其特殊性,即与职业实践的相关度更高。但由调查分析可见,现行的直线式或静态的教育模式,不易使工匠精神的教育效果在学生的实习、实训及就职后体现出真正的价值。

 

中南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新程职业教育  |  湘ICP备16004281号

地址:长沙市韶山南路中南大学铁道校区创业北楼继续教育学院405室 0731-88909028